Âme†

失去的越多,得到的越多。

一张旧照片

(睡不着随手搞了搞长发中年邓)

一封没有寄出的信


盖勒特·格林德沃——

      你知道吗?盖勒特。有时候过去这么久了,仔细回想着,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偏执的站在你的对立面。

      因为理念,因为信仰,因为情感,因为恨或爱吗?

      ……不是的,不是的。不是因为这些,但又隐隐约约的因为这些因素纠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你我从那天开始就背道而驰了。我们也不是没有了对方就活不下去,事实证明,我们离开对方也可以活的很好,你并不需要我,而我也不需要你。一切都依旧照常旋转,时间在流逝,你我都有了一番成就。

      这一切无关魔法部,无关巫师界,追根究底只是你我。这么说又夸大了,我们没有那么重要,只是恰巧站在了历史洪流的顶端,后面是急坠而下的瀑布,纵身跳下去便尸骨难存。

      可是……你还记得那个夏天里你所说的吗?巫师与麻瓜并存的和平时代,你答应过我不去选择暴力形式——至少不是多数情况下,必要的时候需要武力解决,这我明白。没有什么是完全依靠谈判,友善的交流就可以解决的。

      但为什么你忘记了,你忘记了那些我们探讨过的事项——只是因为我没有站在你身边督促你吗?别犯傻了,格林德沃。这与你的初衷,你的心态,你的人格相斥了——你不是那样的的人。至少我还认为你不是。

      我心里依稀记得那个金发的少年,会在麦浪里游迹,坏心眼的留下一条条波纹。在阳光大好的日子里翻身上树,那颗河边的毛榉或是栗树,那样简单的事情对金色的大鸟来说不成问题。手里翻绕的花朵,流转的魔力,漂亮的如同风,可以柔和拂过发丝,也可以在一下秒卷起狂潮淹没人群……

      你做错了,盖勒特。你不该这样的。

      你本不会这样的。

      我向你承认保密法确实有纰漏,甚至可以说是漏洞百出。就像你说的,为什么我们巫师要掩姓埋名,躲躲藏藏如同地沟里的老鼠?你说的对,我依旧赞同,我们不该躲藏。但现在的形式已经在有所改变,事情不像是你所固执的那样。

      我们可以以一种更为友好的方式不是吗?那样会更好,无论是巫师还是麻瓜。

      我想你应该有所听闻,霍格沃茨里有混血巫师,或者是麻瓜出生的巫师孩子,我们有接待他们,他们的名字记录在那本书上。这是本源,我们没有排斥麻瓜,更没有躲藏,只是必要的隐藏在他们之中。要知道他们从来没有接触过魔法,更是没有领略到过魔法的魅力——他们不知道,而对于未知的事情,大部分的麻瓜会处于恐慌。他们会担忧,会害怕,会恐惧,因此形成极端的情绪——我不得不说,他们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弱小,麻瓜并不弱小。他们所发展的可比我们要迅速的多了。我们甚至可以说是跟随他们的步伐来调整自己的。

      调整总比一下子打破这个局面要好,划破这层薄纸,剩下的,不会有你想象的那么好。站在权利的最高处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快乐和自由。

      这不是懦弱,只是在衡量事实的真相,迷雾扰乱了你的双眸,盖勒特,你的异瞳在这里迷失了方向。权利又蒙住了你的心。

      我该如何劝解你,你是那么的固执己见。我不是为了魔法部,你知道的。我和魔法部有多么的对不来。这不怪我,你可能又要嘲笑了,这么温柔待人,受人喜爱的阿不思·邓布利多居然会和人相处不来。

      这好像一个诅咒,魔法部总是和我合不来,事事都是,或许这又是一个理念不同的对抗。

      你知道为什么魔法部没有判你死刑吗?我猜你知道,因为杀了你,这世上就没有人可以牵制伟大的白巫师。可能……是我多想了,魔法部部长,特拉弗斯,他害怕我。凤凰社——我和朋友们的一个小小的联络网……还有关注纽特的行踪。无论我怎么解说或者劝告,他都不信任我,拉着我与你决斗,不过是道听途说你挂在嘴边的邓布利多,是你最强大的敌人。

      我不是。

      他几乎查遍我所有的资料了,可谓是尽职尽责……但他不了解我。以为我还会与你狼狈为奸,抱歉用了这个词,他想逼迫我暴露出一些压藏,埋在心底的事情。我明白他身为部长,有不得不做的事情,身上的担子是整个英格兰——这也是我选择回到母校教书的原因。我不能承受权利的重量,它不适合我,所以我选择将其抛到一边。但我不可否认权利的诱惑很大,但教书的生活悠然自得,我很喜欢。

      我不想与你决斗,我无法与你决斗,我必须与你决斗……可能这是梅林的决定。或是死神。你是我的欲望,厄里斯魔镜的镜像很好的在揭露我的内心。我抛下一切只能看见你。

      这封信不会送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的,阿不思

【情】

      阿不思也不明白爱情,但在他心里爱情总是美好,纯洁,无暇的。


      和父母之间的感情一样,静静流淌在他们都一举一动之间。像是细密的河流,从他们身上流过,两条河流的水融化在一起,紧密的交织着,像是网,但又是用牢不可摧毁的材料编制的。不是细线,那太容易被火焰灼烧,但又像是毛线那般的柔情。


      太奇妙了,他心里想。爱情那样的无暇,像是眼前人的金发那样,纯净的金色,阳光的衍生。


      我不知道什么是爱情,自己又或许是拥有了爱情。


      金色的光反耀在盖勒特的眼眸中,蓝色和金色的呼应,巧妙点缀在一起。阿不思一时晃了眼,发愣在原地。


      但这或许就是爱情。

【袜】

      他穿上那双有着星月暗纹的黑色长袜,感受细绒布料由他的指尖带领它慢慢的滑过脚趾,拱起的脚背,脚掌,后跟,然后带过脚踝,拉上小腿,最后停留在膝盖下面一点,不松不紧的包裹住他的肌肉。


      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月亮高挂的时候醒来套上这双袜子,但他因此感到前所未有的心安。


      阿不思双手环绕过自己的双腿,触碰覆盖在皮肤上的布料,星月的痕迹在上面蔓延。他紧紧的拥抱了一下,像是拥抱他逝去的爱人,随后重重的倒下,陷入了沉重的睡眠。










PS:gg送的袜子,AD来缅怀